相关文章

春节成都面临招工难:保洁员工资高过公司主管

    目前招聘市场上主要招普工,每天达成意向的大概仅20%左右,家政服务行业更是一工难求

    ■天府早报 王亚楠 实习生 熊子蝶

    月嫂缺人!家政缺人!厨师缺人!……春节刚过,不少行业纷纷贴出招聘启事。昨日,天府早报记者来到成都市锦江区(微博)人力资源市场,现场有120家单位在招人,提供岗位6000多个,每天大约有4000人前来应聘。据人力资源市场副主任肖志强介绍,现在市场上主要招普工,每天达成意向的大概仅有20%左右,家政服务行业更是一工难求。

    现状1 保洁员工资比主管高

    “来了3天了,一个人还没有招到。”昨日,在锦江区人力资源市场内,一家保洁公司的主管陈先生说,前来咨询的人不少,但听到工作时间和内容后,就表示考虑考虑,之后便没有下文。“我们单位开出的薪酬比我的工资还要高,并且包吃包住,但都招不到人。”陈先生透露,由于招聘的是保洁员,所以要求员工能吃苦耐劳,底薪3800元,如果干得好,还有额外的提成,但是目前仍然没有人愿意应聘。

    “目前市场上前来找工作的大多是30多岁的年轻人,那些年龄稍长的并没有回来,所以造成了目前一工难求。”陈先生说,公司目前招不到人的原因主要是现在很多年轻人不能吃苦。“像是保洁类的工作,很少有年轻人来应聘,大部分都是40多岁左右的。”

    现状2 听到底薪不高后立马走人

    在整个人力资源市场内,跟陈先生遭遇一样的还有成都某控股公司主管叶女士。据她介绍,像今年如此难招工的现象还是近年来首次,应聘者在听说不包吃不包住后,立马掉头走人。“从昨天到现在总共面试了60多人,但招到的人数却是个位数。”叶女士感叹到,公司每月开出的薪资为2800元,虽然不高,但如果能吃苦、业绩做得好,每月提成上万也是没问题的。“很多年轻人在听到底薪不高后,就不再考虑了。”

    现状3 月嫂月薪9000元仍留不住人

    “过年后,几乎没有多少员工回来,本地的都已回来了,外地的几乎都没怎么回来,只能再次招聘。”据一家家政服务公司招聘月嫂的主管陈女士介绍,“过完年后,我就给那些外地的保姆打电话,想要问下她们何时能回来,但大多数人连电话都没有接。”陈女士说,开工这几天来,前来找保姆、月嫂的顾客络绎不绝,但店内的保姆数量有限,很多时候只能让顾客等。“一天天看着顾客流失,损失惨重,没有办法只能重新招聘。”

    “保姆、月嫂的工作本来就很辛苦,普通保姆工资每月4000左右,月嫂有经验的最高9000元,但依旧留不住人。”陈女士说,今年整个家政市场供需非常不平衡,月嫂和保姆供不应求,但是求职的人却很少,招聘信息天天发布,但是人员还是紧缺。

    求职难

    没有职业技能证书难应聘

    昨日,在成都市锦江区人力资源市场门口,手拿A4字,上面用黑色碳素笔写着厨师、保姆、面试快餐的求职者、招聘者四处可见。在这些信息中,出现频率最高的是厨师,其次是保姆。

    一位在招聘市场门口来回走动寻找应聘岗位的白案师傅邹先生介绍,他是成都人,之前做白案月薪5000元,已有5年工作经验。由于市场不景气,邹先生年前下岗了,本想通过人力资源市场找到工作的他再次失策。“这里面虽然有招聘白案的工作,但都是大酒店招聘面食师傅,像我们这种没有职业技能证书的,根本就应聘不上,并且招聘这个岗位的公司也不多。”邹先生分析,现在生意不好做,很多包子店、馒头店就减少了白案师傅,或者老板自己做。

    ■新渠道

    线上招聘火热

    “今年人才资源市场里面招聘单位和应聘人数都在减少,只有往年人数的三分之二,目前市场上主要招普工,每天达成意向的大概仅有20%,家政服务行业更是一工难求。”据肖志强介绍,近几年来,招聘网站的兴起让很多人足不出户就能看到招聘信息,来招聘市场求职的人越来越少了。“来这边求职的大部分都是一些普工,平时也不怎么会用网络来找工作,就只能靠线下。”肖志强透露,之前该人才市场做过一份调查,调查显示,35—45岁的求职者更愿意通过线下进行招聘,原因是担心网上被骗;22—35岁的更愿意选择在网络上进行应聘,节省时间。对于目前家政行业人员流失的情况,肖志强分析,目前手机APP火热,很多人都会选择通过APP登记上门服务,少去了家政公司的抽成。

    ■提醒

    用工单位招工走正规渠道

    由于锦江区人力资源市场是公益平台,所以免费为求职者和用工单位提供服务。但市场内“黄牛”成群,管理方也很无奈。一些黄牛本身也是来求职的,没找到合适的,就当起了“串串”。肖志强说,他们曾联合辖区派出所打击过,但公安机关对“黄牛”定性很难,其行为本身并不存在诈骗,涉及金额也不大,扰乱市场秩序也算不上。因此,他们只好加大宣传力度,请用工单位从正规渠道招聘。

    ■麻辣热评

    不能只在“用工荒”时才想起他们

    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,风雨无阻的快递员、建筑工地的工人、蹬人力三轮的车夫、摆摊设点的小贩、走门串户的修理工、车间里的工人、饭店服务员、搬家公司的搬运工……这些工作是靠辛勤劳动谋生的农民工在城市的存在方式。他们干的多是城市人不愿意干、不屑干的脏、重、险、累的体力活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只是春节时才想起他们。”贺雪峰说。

    阿里研究院专家陈亮表示,随着城市移动端消费的快速增加,来自农村的务工人员绝不是影响早餐摊那么简单,这些辛苦劳动的人也不应只是在春节前后 “用工荒”时才被发现。(法制晚报)